289

最后编辑时间: 2014-11-28

刘索拉与朋友们·新年音乐会

 

201513日晚7:30,“嘻啸—刘索拉与朋友们·新年音乐会”将作为中山公园音乐堂“2015新年系列音乐会”压轴节目,在中山公园音乐堂灵动上演。

 

刘索拉是位充满传奇色彩的女子,无论是音乐还是文学,她的才华总能让人惊喜。毕业于中央音乐学院作曲系的她,集作曲家、作家、人声演唱于一身,是 80 年代最早探索摇滚、蓝调、爵士的音乐探路者。1985 年她的戏作、中篇小说《你别无选择》,在全国的年轻人中争相传阅,开创中国先锋文学之先河。80年代后,她周游世界列国,从未间断音乐与文学创作。

 

索拉致力于为中国音乐寻求属于当代的表达,她说:“我不愿意看到,我们演奏的风格是西方的先锋派风格或新音乐风格,我们必须与乐器的灵魂合拍。”“刘索拉与朋友们”中国乐队就是她的众多尝试之一,她运用中国打击乐、琵琶、古琴等传统乐器,乐手间相互激发着实验的快乐。乐队的主要成员,如打击乐演奏家李真贵、张仰胜、琵琶演奏家杨靖、古琴演奏家巫娜,各自身怀绝技,是民乐领域的顶尖高手,她们一起共同走过了十二年的探索历程。《南德日报》评价,刘索拉在寻求避免向西方古典音乐和流行音乐彻底投降的道路。”美国《公告牌Billboard》杂志城,“[刘索拉与朋友们乐队],对于耳朵不拘泥于任何界限的人来说,这无疑是一种令人兴奋的新流派的酝酿。”电影《教父、《现代启示录》的著名导演弗朗西斯·科波拉说,不寻常和震撼的音乐会 看到这些年轻人用这样的能量来演奏这些乐器, .... 从来没有听过这样的声音。 一种我从未知的人声领域。

 

本次演出“刘索拉与朋友们”乐队,特别邀请唐朝乐队吉他手刘义军(老五)加盟,电声乐器的加盟为音乐增添新鲜丰富的层次。音乐会将听到原创作品《生死庆典》,《仙儿念珠》,《飞影》,《爸爸椅》,《鸡赶庙会》,《蓝调在东方/俞伯牙摔琴谢知音》选段《行路难》等。

 

 

【朋友评论】

 

索拉就像是一个声音巫师。音乐会有种原始部落的气氛,索拉穿着黑袍,像巫师一样飘荡出场开讲,她当司仪,当导 演,当评论,当独唱,那角色过渡中正是她的本色。每首乐曲的内部起承转合结构及琵琶鼓声人声乐色的互动结合实验。这样的呼与 吸的吶喊声音实验里,泥土传统彷佛脱胎换骨,升华成为浮在半空简约永恒的气流。

 

——荣念曾 (香港进念十二面体创始人及著名导演)2012

 

不寻常和震撼的音乐会 看到这些年轻人用这样的能量来演奏这些乐器, .... 从来没有听过这样的声音。 一种我从未知的人声领域。

 

——弗朗西斯.科波拉(著名电影[教父],[现代启示录]之导演). 2012

 

......我的理解是她的声音也是作为一种乐器出现的,这个乐器发出的声音还包括了中国古典的调子穿插其中——令人产生又熟悉 又新鲜的感觉。我并不是一个学音乐的,但据站在我身边的资深音乐家李苏友的评价说,尽管索拉的吟唱时高时低,但没有一个声音是跑 调的,这是很难的。另外,那些繁忙的乐器好像是在与索拉的人声对话,发出各自现场需要的声音。

 

还要指出的是,因为使用了人的哼、 吟、喊、鸣等,对其中的情绪起伏,观众当然有同为此类人乐器的理解。另外,老五的吉他,简直就是随着索拉声调起舞的样子,有 很多平时见不到的指法在琴弦上飞舞,感觉上有很多即兴的配合,让人在听觉与视觉上产生惊奇感。这些表演的曲目在表演时就如前面说 的,是没有歌词只有人声的哼吟鸣吼变化与不同乐器的配合,有些似乎能听出传统民歌或者其他什么剧腔(京剧、昆曲等等)的糅合,但 它们又是一种新的声音经验,根据曲目并非就能经验曲目文字的含义。我认为这就是给予观众按照各自对音乐的经验去各取所需的空间, 曲目也仅仅是一种文字的变化和微妙的线索提供,不必去刻意追究字面的意义,这里的文字也像是一种隐喻,与声音的隐喻是一致的。

 

......但作为音乐的视听效果,则是现代的阐释,也就是说在这场没有明确歌词只有各种音乐本身旋律的经历中,观众听的是一场另类的 交响乐。我对这场音乐会的评价是相对于传统交响乐来说的,我们这一代人对传统交响乐已经麻木了,原因就是我们的原创在哪里? 我们的抽象思维和音乐在哪里?所以,把索拉这场有许多创作探索的音乐会当作交响乐来听的话,就有很多新的时代以及中国元素了。索 拉既是表演者又是指挥,显得很灵动很自由。我心想:现代交响乐可以是这个样子的。另一位观众说:索拉的声音就是一个多变的乐 器,而老五的吉他是一个会说话的人!

 

——严力(著名诗人,画家)2012

 

......据说,这位歌者要求的伴奏十分苛刻,要弹奏出能随着她恣意高扬的韵律相应、相对的和声,这可真是个考验素质的难题。......

 

 

......刘女士的歌不配歌词,又是据说:她歌遍世界皆无歌词,都应该是种吟哦吧!吟哦出心声来。......

 

这是一出张扬个性的吟唱,声调之多转有大珠小珠落玉盘的丁咚,有微风戏水的潺潺,也有突发的一声裂帛。总之是一条精心构置的声之流,极尽起承转合之能事。如果说每一组和声都是一种人生态度的话,那就看你怎样领悟了。 刘女士是行遍世界的歌人,那种沉甸甸的以男性为中心的社会态相可能早已被她穿透。她在挥洒着女人的轻柔、女人的细致,更多的是一种生活在富裕平台上才可能有的抒情。......

 

这组既挑战男人又妥协男人的如簧之声, 标明了她已经到达了自由女人的彼岸,众家姐妹,随之则个。核心是:必须像索拉一样紧握坚韧。

 

——著名作家梅娘 2002

 

第一次听爵士乐,没想到是这样,一开始有些诧异,但两分钟后就听进去了,听得发呆。它怎么会吸引我,我也没搞清楚,说句套话,可能是因为很贴近生命,并不是说很贴近生活。

那些曲目的标题我都记不清了。有一个,刘索拉报幕时说:就是跳大神儿。在农村我见过跳大神儿的,直接见它的时候觉不出